夜间行车途中一女学员被驾校教练一顿乱摸 结果竟要加学费

来源: 桂林晚报 2020-09-16 23:35:44 我来说说 阅读
  “再过几天,阿谁曾经令她愤怒、恐惧、恶心、无助的驾校教练就要从拘留所重获自由了,每当想到这,小洁(化名)就不寒而栗。两个月前的阿谁夜晚,从上雷的柳州驾考中心回城路上,她在教练车里惊恐地忍受着教练伸来的咸猪手,在她的身上肆意上下袭击。事情发生后,驾校竟然还要求她加钱才能继续练车考试。

  不胜回首,30公里的梦魇

  小洁的驾考之路有些漫长,从2017年2月向荣兴机动车驾驶培训公司(以下简称“荣兴驾校”)的教练蒙某和交钱学车至今,已经过去了3年多。按规定,她的考试资格已经到期,由于遇上新冠肺炎疫情,相应期限得以顺延。  

\

  为了在顺延期到期前把驾照考下来,本年5月起,小洁放下手中的事情专心练车。到了7月,她的科目二总算预约好了考试时间。

  小洁说,考试前一天,教练蒙某和联系她,说为了考试能顺利些,晚上应该到考场去练几圈,一同去的学员共有3个人,正好凑成一车。当天晚上,她如约与教练碰面,却发现只有她一名学员。教练解释称,别的两人的考试资格没通过审核,所有只有她一人。为了能考到驾照,小洁虽有疑虑,但还是上了教练车。

  “他说第二天一大早就考试,来回奔波太累也不利于考试,不如在考场旁边的小旅馆住一晚。”小洁说,在去考场的路上,教练提出晚上不回柳州,并以开玩笑的语气说为了省钱干脆只开一间房。她当即拒绝了。

  在考场练完车后,晚上近9时,他们驾车回城。从考场到市区的这30公里路程,成了小洁的梦魇,至今不胜回首。

  一路强忍,逃脱后报警

  小洁告诉记者,离开考场不久,驾车的教练开始将手伸向坐在副驾的她。她用力把教练的手推开,但这并没有阻止教练行径。于是她赶紧拿出手机给家里人打电话。

  209国道正在修路,由于大部分车子都选择走高速公路,晚上过往的车辆很少,路上漆黑一片。小洁说,她当时最害怕的事情是教练把车停下,前不着村后不着店,她一个弱女子必定凶多吉少,即使报警,也很难在短时间得到救援。所以她在和家人的通话中,只是告知了本身的位置和行驶路线,并没有说本身的处境,尽量避免刺激到教练。由于手机提示电量低,她匆匆挂了电话,她要留着那点电量以备不时之需。

  然而,小洁不敢声张的举动,却让驾车的教练更加放肆了,他伸过来的咸猪手一会往上,一会往下,狭小的车厢里,她躲无可躲,只能一次次地把这只手推开,再推开。愤怒、恐惧、恶心、无助令她绝望,她只希望车子快一点回到市区。

  市区的灯光终于出现了,路上的行人和车辆也多了起来。在一个有摄像头的路口,小洁果断要求下车,并通知家人来接她。

  第二天,小洁没有去考试,而是向警方报警。  

\

  教练落网,考试得加钱?

  从上雷的柳州驾考中心到市区,虽然晚上车辆不多,但是沿线是有公共视频摄像头的。小洁第二天报警后,民警很快便核实了小洁的遭遇,并开始寻找当事教练蒙某和。

  而小洁也和家人一起前往驾校、练车场等地寻找蒙某和。此时的蒙某和已经躲了起来,对于小洁和家人的电话追问,蒙只是一个劲的报歉,但就是不浮头。

  9月10日,在事发近两个月后,当事教练蒙某和向警方投案自首,被警方处以10日行政拘留。

  教练是被处罚了,那小洁的驾考之路该如何继续呢?小洁说,她联系了荣兴驾校,对方表示,小洁可以换教练继续学车,但产生的新费用得由她承担。这样的答复,让痛苦中的小洁无法接受。

  9月15日下午,记者来到荣兴驾校了解情况。一名工作人员表示,将向领导请示再答复。该名工作人员随后告诉记者,对于当事教练,驾校将按规定作进一步处理,目前相关事项已在进行中。

  

\

  16日,小洁接到了驾校工作人员发来的短信,称小洁更换教练不再需要交培训费,教练可以由小洁自行选择或由驾校安排。

  记者还为小洁联系了柳州市妇联,工作人员表示,由于小洁及时报警,且警方已对当事教练进行行政拘留,这对于小洁的下一步维权十分有利。工作人员称,目前,小洁有权向驾校和教练索赔,必要时可以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,在这一过程中,妇联将会给予她必要的支持和协助,以帮手她更好地主张和维护本身的权益。